【教学随感】(003)孙月飞老师反思七篇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12

  群在讨论,默写对于地理老师有无必要,有老师说这完全是死记硬背,有老师觉得这对于夯实基础是有好处的。观点的不同,不仅是因为教学理念的差异,我想也是因为所授学生生源的差异。我在这个问题上保持中立,因为工作五六年,我没机会“炼钢”,一直在“炼铁”,深知生源薄弱学校教学的困难。(曾经有学生不知道南北半球在哪里,我告诉她赤道划分南北半球,结果她找不到赤道,我指给她赤道,结果又不知道怎么判断南北)

  “为理解而教”,是当前教育的主流观点,是啊,4价宫颈癌疫苗注意事项有哪些?建不建议女!哪个老师不想让学生更好地理解知识。但当你面对的生源薄弱到无法用学科术语作答甚至错别字满篇,学习自觉性差到拨一下动一下甚至拨一下还不动,你该怎么办呢?首先,本着教师的职业良心,你得逼着他学一点,能让他有兴趣自然最好,不能让他有兴趣的话至少也不能对他放弃。然后,你得讲懂他们能懂的知识,有些知识即使学生不懂,但也不能不讲,于是采用小学教古诗词的办法,先背下来,或许哪天灵光一闪学生就想通了。再然后,你得解决错别字的问题,不能因为这些非智力因素让他们死在“太阳幅射”、“河流下流”、“煤碳”上。接着,你得训练他们学科术语的书面表达,因为考试毕竟不是口试,而是笔试。这样下来,默写地理知识不就顺理成章了。

  因此,我旗帜鲜明地支持生源薄弱学校采用适度的默写手段,逼着自觉性差的学生堂堂清、天天清、月月清,监督学习薄弱的学生记忆最基础的学习任务,进而理解更深层次的知识。

  默写是不是素质教育的天敌?如果是,教育从小学就错了,因为小学里避免不了有默写;如果是,语文、英语就是最大的逆素质教育而行的学科,因为默写单词、文章对于这两个学科就是家常便饭。理解的基础是记忆,没有一定的素材记忆,就没有办法很好得理解,这是我们很多时候的学习法则;在理解的基础上记忆,只有理解了某一知识,才能更好地记忆,这也是不变的教学规律。

  当你的学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理解知识时,默写就是多余了。当你的学生对理解知识还存在很多障碍时,默写就是可行之路。

  什么样的学生采用什么的教学方法,这本就无可厚非,但却总被我们为了追求“高大上”的教学而忽视。因材施教,这就是最高的教学原则,怎样让我们的教学落在学生的“最近发展区”,这就是我们所要研究的。这里,不是放弃“为理解而教”,而是更倡导以学定教,让“为理解而教”设置更细致的阶梯,让学生更好地理解。

  2.理论只是理论吗?几年前,一个要好的地理老师曾跟我这么说,那些大学的教育专家完全脱离实际,很多提出的理论都不考虑教学实际,所以他一听到教学理论就觉得枯燥和无味。上半年我又遇到他,他跟我说,真正有理论思想指导的老师才是真正的专家。他对理论的态度可谓180度大转弯。

  理论和实际之间的距离有多远?我真不知道。但我想,作为一个教学实践者,你对理论首先懂了多少呢?如果说你对理论本就不了解,那又有什么资格指责教学理论研究者不懂实践呢?如果你对理论不了解,那又何谈理论是否脱离实际呢?

  举个简单的例子,大家都知道“建构主义”,那什么是建构主义、怎样建构你研究过吗?扪心自问,很长一段时间,我对建构主义的理解就停留在要学生主动建构这么一句话,至于什么叫做建构、怎样才算主动、具体怎么操作,我依然茫然。或许你会觉得,接受过建构主义理论的培训,理论已经内化在心,但如果只在理论的层面上而缺乏尝试,那对理论的研究也不过浅尝辄止、半知不解。很长一段我们在说探究学习、合作学习,但如果做个统计,规范的探究、合作占的比例是多少呢?我不知道我所说的探究是不是真正的探究,我上课自认为的合作是不是真正的合作?

  对于很多一线教师来说,实践是“活火山”,理论学习是“休眠火山”,而理论的应用于实践则恐怕“死火山”了,更难谈在实践的基础总结理论了。理论和实践真的这么水火不容吗?

  上半年,我在做习题对比研究的课题时,重新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《教育心理学》,突然觉得很多想说的话别人早已总结成了理论。我所做的两个题组对比,其实是设置了干扰因素,是为了引发认知冲突……理论化的词似乎并不空洞,就在我们的实践中。我们在实践中,无形地在追求理论上所指引的方向,而理论的形成或许就是这样在不断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吧。

  看不起理论,是不是因为你根本没接触过理论?就像你不喜欢京剧、越剧,是不是因为你根本没有走进过戏曲的世界呢?给理论一次机会,让理论指导一次实践,或许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!

  教过几年书的老师,不知道你有没有对同一节课做过纵向比较。同一节课的教学,你在几年中,有过多少的改变?除去考试政策等因素的影响,这个改变又是多少呢?

  教学是一门需要经验积累的艺术。几年甚至几十年中,你必然会发现曾经授课过程中的一些问题,也必然会留有一手好的做法,从教学生涯的整个过程看,每个人肯定是在不断演进。但就同一内容的某一节课来说,你有研究这个演进进程吗?

  有人曾尖锐地指出,老师的笑话,他读书是这么讲的,等他儿子读书时还是这个笑话。能够促进学生认知的好的笑话,讲上几代都不为过,但如果这个“笑话”、那个“笑话”每年都一样,而且没有新的“笑话”加入,那真的有点可笑呢!连续教了三年高一,我就一直在思考一个这样的问题,对于教材和考试要求,我都烂熟于胸,如果要去上课,我不用备课每天都可以讲得天花乱坠。因为每年四个班,新课上一遍、期末复习一遍、学考复习一遍,同一内容在一年中都至少讲了12遍。忙忙碌碌到了第三年,也未及对所教内容进行梳理,是不是还要这么简单复制进入一下个课堂?我很厌倦,我很烦恼,一是因为不断地重复,二是因为缺乏新鲜内容的刺激,创作力日趋枯萎。单就同一节课比较,我的课堂改变了多少?说出来自己都会觉得羞愧。去粗存精应该是努力的方向,但按部就班却还在无耻地继续。

  这些天我常在思考,五年的教学经历,照理说不该再出现曾经的缺点,而应该积累有更多的优点才对,但为什么缺点还在、优点无增?照理说,社会瞬息万变,学生也每年在变,很多新鲜内容应该进入课堂,可为什么我却没有意识跟着时代尝试改变?苹果已更新到ios8,我们课堂的版本更新了吗?

  今天上午,在绍兴高级中学听了沈健老师的《气候要素》一课,很有感触,我说这是我这几天听到的最好的一课并不为过。他的课不尚华丽,没有表演、没有小组,却处处流淌着生活之美、逻辑之美、简约之美、地理之美。

  回来后,我也在想,这样不花哨的课堂学生喜欢吗?课堂的有效性如何呢?如果把这节课放在优质课赛场会得奖吗?

  走进新课改的课堂,往往感觉进了“戏班子”,吹拉弹唱、唱作念打悉数上台。不管学生基础,就来自主学习;不管是否真正在合作,也要分几个小组;明明就一两个思考题,也生拉硬扯叫做探究。辩论、游戏、角色扮演……搭架子、玩花哨成了趋势,似乎越折腾越是好课。我不是反对新,但往往很多老师却只是新在形式,结果形式大于内容,最基本的教学任务却难以完成。学生到课堂,最基本的任务就是为了学到知识,一切工作都应该围绕教学的有效性展开,如果纯粹为了求新,却不知为何要新,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。

  如果我们的教学从注重内容传授的一端,转向忽视教学内容传授的另一端,这是一种更可怕的倒退。特级教师冯丹在某篇文章中说,放弃某些喧哗的教学技巧,才能学会聆听学生真正的学习困难。这句话说得真的很好。

  “新”的目的是什么呢?追根究底还是为了学生更好的学习,是帮助有认知困难的学生学习。所以,“新”从根源上是为了“善”。求新是为了更好的改善教学,是改善教学的途径。新课改,不是为新而改,更应是为善而改。

  我也很好奇地理于我来说又是什么?很长一段也在问自己。是不是可以这么想象,假如一开始就没有地理,我会是怎样?我想,恐怕会少了一项爱好,恐怕不会站在讲台,恐怕不会这么喜欢旅行,恐怕对生活的态度也会跟现在不一样……我还在想,假如从明天开始失去了地理,我又会怎样?失趣?失业?更觉得会不知道生活怎么前行。

  回忆下曾经。高中时最喜欢的就是地理,考过几次高分的也就是地理。高考填志愿时,班主任让我选中文系,而我却固执地要选地理系。从华中师大到浙师大,从太原师院到天水师院,我把招文科生的地理学校几乎都填了。原来冥冥中我就是喜欢地理的。

  今年暑假,我做了《带着思考去旅行》的活动。且行且思,且思且行,突然发觉王国维的这句词很贴切——“有我之境,以我观物,物皆着我之色彩”。学了几年地理,你会不自觉地带着地理的眼光看外物。别人看到的是山,在你眼里却是褶皱、地垒,别人看到了水,在你眼里却是侵蚀、沉积、水循环,别人看到的风,在你眼里却是气压梯度、等压线疏密,别人看到的是阳光,在你眼里却是可见光、日地距离、煤炭石油。地理改变你对生活的观察,重塑着对生命的体验。

  有人说我对工作挺负责的,但回到最朴素的思考,我觉得只是对自己的爱好坚持而已。有人把地理当做职业,我已经把这份爱好当做生命。要说地理于我是什么?那就是融入生命的血液吧。

  有老师问过我,你在地理教学上最擅长什么?比如论文、赛课、绘图、命题等。我想了下说没有。他告诉我,你想在专业上有所建树,必须有门专工。

  本来很想这么反驳他,我不想某一方面突出而受关注,只是想各个方面都能努力做好以求不失本分。后来放弃了。

  回头想来,按努力方向来划分,老师大致可分三类:专门专研某一方向、努力学习各个方面、啥都不专研。专研某一方向而成功者不少,有赛课成功的、有绘图出名的、有科研常见报的、有掌握新技术而受关注的。专研某一方向的老师,尤其不是专研课堂教学的,我一直在忧虑,会不会因为本末倒置。努力学习各方面的老师往往什么都会点,什么都不差,但却没有突出的,这样的老师往往对工作很负责,但却很难引起关注。

  身边有很多在各个方面都很努力的老师,他们对课堂教学孜孜以求,对学生认真辅导,对新的教学手段也会积极学习,但精力平均,没有夺人眼球的一面。专研某一方面而成名的老师网络上似乎很多,所以对他们的教学似乎只能揣测。

  但现在想来,专研某一方面不一定疏远了教学。而且,专研某一方面,可以发挥引领示范作用,造福更多的老师和学生。只要不忘记本职工作,专研是大有必要的。

  似乎是为了要强的自己一个立足的理由,在这个0.1分都可被看出差距的教学氛围里,我努力教好书。当学生一次次地取得成绩的突破时,学生高兴、我更高兴。作为备课组长,我乐此不疲地向科组老师“推销”自己的提分秘诀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浸淫在成绩提升的喜悦中,超越同类学校和获得表扬奖励刺激着我把做法推行到整个科组。有老师说,这样的教学太死板了,缺乏思维培养,也有老师说,这样的教学重落实,从生源出发。在争论中,我依然我行我素,甚至论文、课题都在研究这些,而且更多老师也开始借鉴同样的办法操作着课堂。我很怕别人来听我课,这样扁平地追求成绩的课堂怕被人非议,甚至怕被人取笑。但我很想证明我能教好书,能把成绩带好,以致让我没有勇气去尝试更培养素质的教育。

  在很多老师的印象,“孙月飞”似乎就意味着这个班的教学成绩不差。这真的是我吗?我就只是这样吗?这可以是我,但我真的不希望只是我。

  8月份去东莞见到王老师,我跟他说起了这件事,他说,你已经把应试教育演绎到了极致。是啊,这些成绩的获得归根到底都是从应试出发,学生也许会觉得班级平均分高了点沾沾自喜,但这些都是短期的效益,这对学生长期的发展真的好吗?也许只是为了提高1分,但已经牺牲了学生好多探索的机会、合作的机会、自主学习的机会。我讨厌自己只用成绩评定老师的氛围,更讨厌自己在钻在应试的套子里出不来。

  我曾说,我把地理组带坏了。希望科组老师能走出迷津,不再用这样的方法去追求教学成绩,而能从学生的终生发展角度多想多做。我不想再老是用这样的方法,来获取成绩的提升。我不会破罐破摔,但当你看到我的班的成绩在后面请不要惊讶。我要打破自己带“高分班”的形象,但请放心不会对不住学生。即使成绩低点,但若能培养学生兴趣、培育学生的思维品质,何乐不为。

  我要重塑形象,将来或许你们可以看到的我是这样:录了微课翻转课堂,带着地理社团做实验,选修课上跟学生亲近乡土……